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

治印,装裱机如登山般快乐

2018/6/2 15:56:34      点击:
陈令彬印
1/3
共 3 张图片
□马君

  登山快乐吗?当然快乐!不单单快乐于新鲜的空气、秀丽的景色、愉悦的身心,还快乐于那不断攀登、不断探索、不断发现的过程。治印快乐吗?当然快乐!对于每一名印人来说,那种快乐就如登山一般。
  自古及今,人类对于装裱机美好事物的向往,对于精神生活的追求,决不仅仅满足于表象的视觉愉悦上。人类的心灵更崇尚创造,崇尚更高层的精神内涵。篆刻之所以被称为艺术,一方面是符合人们欣赏习惯中的真善美,于方寸之间再现客观世界中丰富的韵律搏动和朴茂的原始生命力,带给人美的享受;另一方面是对美的升华与创造。正是这一艺术的普遍规律性,引领着一代又一代无数的艺术家为其痴狂。
  十几年来,不论是酷暑还是严冬,不论是清晨还是深夜,只要稍有闲暇,一曲古乐,一杯清茗,沐手焚香,静思冥想,意与古会,刻刀入石嚓嚓作响,石屑纷飞……最后望着朱红的印稿,心理上是一种无上的愉悦。近年来,在诸位前辈名师的悉心教导下,上溯春秋秦汉,涉猎流派诸家,于临摹与创作中,体会形式与境界、笔情与刀趣、外拓与内涵、造形与传神之间的关系,在虚实、呼应、开合、奇正、动静、阴阳、刚柔等矛盾中寻求和谐,“每有会意,便欣然忘食”。就像登山一样,每次历经艰辛、克服诸多困难,不断战胜自我而到达一个新的高度时,总会感到眼前一亮,看到以前根本无法想象的美景。而这份美丽又会告诉你继续往前走,前面的景色会更加美丽。那种快乐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。
  不记得是谁说过,篆刻创作要比书法、绘画来得艰难,因为作者除了需要在作品本体上下功夫外,还得涉及比书画更广阔的领域,诸如金石学、文字学、印史学、文学、美学、哲学等方面,以构筑一个完善的理论体系,道技双进,方能卓然成家。自己深深感到,在篆刻艺术的高山上只是刚刚望到了山门,离庄子所言的“神遇而不以目视”乃至“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”的境界,以及“提刀四顾,踌躇满志”的豪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但不正是这种不确定吸引着我义无反顾地前进吗?我坚信,站在下一个山峰上会看到更加美丽、灿烂、辉煌的景色。(附图为马君篆刻作品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