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

回忆恩师赵无极 永泰书画装裱机转载

2018/6/1 14:17:38      点击:
1985年,赵无极在讲习班为学员授课
1/1
共 1 张图片
□孙建平

  今年的早春三月,仿佛特别漫长,也特别寒冷,仿佛懦弱的春天总是无力将冬季赶跑一样。就在这漫长的寒意里,惊悉赵无极先生突然离世,作为先生的学生,独自怅然,夜不能寐。
  回想起和赵无极先生学习的日子,点点滴滴,历历在目,他的启蒙之恩、教导之情永结于心。
  1985年5月,我有幸参加了赵无极先生的讲习班。赵先生是海外艺坛最有成就的华裔艺术家。当年他要在母校——浙江美术学院举办讲习班,讲授他的艺术观念、他的绘画技巧,那是轰动一时的新闻。那一年,画坛千人一面的悲剧刚刚被意识到,一个百花齐放的局面正待形成,被松绑的艺术家们情绪高昂,但自我意识尚未觉醒,画坛延续着历史的惯性,依然笼罩在沉寂的氛围之中。不甘依赖昔日模式的中青年画家们唯一感到迫切的是“更新我们的观念”,我的画也正面临“走投无路”的迷茫之际,突然有了这么个学习的机会,所以异常地珍惜。
  而当时的赵无极先生更是洒将一腔热血,只为报答祖国之恩,所以他在讲课的时候非常认真负责。他每天滔滔不绝地讲,上午、下午在课上讲,改画时讲,休息时大家围成一圈继续讲,仿佛要用他的激情占满课堂的每分每秒。这之前,也有许多外国专家来中国讲学办班,但是由于语言的障碍,人们学到的东西总是很有限。而赵先生讲课,不仅仅没有了语言的障碍,更是敞开了心扉和大家一起交流、互动。学生们带着不同的问题向赵先生求教,赵先生都会一一耐心解答。每当模特儿休息的间隙,教室里就会自然地出现一个圈子,学员们蹲坐在赵先生身旁,赵先生则以一个中国文人的儒雅风度,以半个世纪艺术生涯的切身体会,认真而坦率地侃侃而谈。
  赵先生的教学方法不是光讲空洞的理论,而是以一个技艺高超的临床医生的方法诊病“开刀”。他发现你的画有什么问题,就会用他手中的大刷子“开刀”,在你的画上动笔,然后再讲明如此处理之理由,让你心悦诚服。记得有一次他来到我的画前,看到画面颜色总是灰突突地不亮堂,就在我画的女人体臀部最显要之处抹了一笔非常鲜亮的绿色,然后赵先生让我顺着这块新的色彩关系画下去。果然见效,画面一下子响亮起来。还有一次,我在画一个站立的女人体,背景涂的是黄色,赵先生看后发现画面漂浮不稳,于是把我画的女人体的面部五官用刷子全涂虚,然后再在人体身上加了几笔有力的线条,并在身体的前部加了一大块的黑色,画面立刻沉稳下来。后来我反复体味,明白了画画之前必须要先把画面构成经营好的道理。
  那个时候画家的一个最迫切问题是装裱机如何确立自己的风格,展示自己的个性。有些急躁的学员为了速成,总是模仿一些已经成功的画家的套路。针对这些问题,赵先生不止一次地说道:“艺术家应该忠实于自己,艺术家最重要的是真诚,绘画应该诚恳、忠实,画家必须有这样的品格。所以绘画的问题也是一个品格的问题。”
  有人向赵先生请教绘画的学习方向的问题,赵先生提出了自己的观点:向民族的优秀传统学,向世界第一流的大师学,两方面结合起来,加上自己个性,这样自然而然地融合起来,形成自己的风格。这个风格不应该是地方性的,而应是国际性的。世界越来越小,东西方互相渗透,中国画和西画的界限已经不存在,不要找个套子将自己套住,应站得更高,站在世界艺术之上。
  赵无极先生在不断地灌输新观念之时,也在不断地呼吁中国的画家应该从自己民族的优秀传统中汲取营养。他经常语重心长地强调:“我国的传统绘画艺术是非常丰富、非常美妙的,而你们为什么都拼命去模仿苏联的图画呢?每一幅中国画对空间和光线都具有一定程度的研究,为什么你们不在这方面探索呢?这方面正是西方人非常向往的东西,而你们却为什么不进行研究呢?”
  其实赵先生教学中更令我感动、感慨、感悟的,是他的教学方法。赵先生说:“我觉得教学方法最重要的是——你把你的心交给学生,要诚恳。”这种方法也成了我后来教学中的座右铭:把你的心交给学生。
  赵无极在讲习班上说:“我想,我自己还是画家,并不是教授。这次我到这里来,我想也是我一生中最后一次教书……”有幸获得赵无极一生中“最后一次教书”的机会,我自己非常珍惜。因为先生有些话很深奥,我们一时理解不了,所以我要尽量一句不差地记下来,留待以后慢慢消化。我每天都认真地做着笔记,如饥似渴地将赵先生的讲课内容尽可能完整地记录下来,生怕落掉一点。晚上打开录音机一句一句地整理核对。
  就这样,在赵无极先生结束讲学的欢送会上,我把整理好的一套手抄复印的《赵无极讲学笔录》送给了赵先生,赵先生对我的学习诚意也非常感动。
  讲习班已经过去将近30年了,赵无极先生苦口婆心的教诲一直深深地影响着我,我也一直在为实现赵先生对我的希望而努力着。